3055

向死而生。

  一陣大雨,又一陣大雨。
  出門時濕了半邊身子,在雨中躲躲藏藏。不過也許,並不需要藏。
  雨,重重地敲打著出租車窗。
  一副狼狽模樣,卻盡力保護著自己。
  宮先生說,好想保護你。
  慌慌忙忙地去拿禮物,是一個紙包裝的精緻盒子。
  “謝謝。”
  猶豫著應該去哪兒。
  躲藏在滿是廢棄快遞盒的角落。
  這裏就看不到了吧。
  回想著對話。
  “送個禮物真的是麻煩你啦 /氣哭”
  “不不不,明明更麻煩你好吧!”
  傾盆大雨隔著牆壁吹過來,雨的細珠若有若無地貼在臉上,恍然。
  風和麗園和林軒明明很近啊。
  拿出那個精緻的盒子,抱著。
  我愛你。我愛你。
  看誰都像她...嗎?
  “當收到您的信時,我曾告誡過自己不能自作多情,否則我有可能會失控。其實我都快高興死了。”――《真実》
  

  似乎没有时间了。
  上课,进食,上课,睡觉。上课,进食,上课,睡觉。上课,进食,上课,睡觉。
  ...... ......
  
  没有座机,。没有手机。以后也没有书了。没有可以说话的物体。
  热情。冷淡。怒火。没有了。只需要面无表情吧。
  人的脂肪?是黄色的啊。油腻腻的黄色。
  嫩黄加柠檬黄,再加一点浅灰蓝。因为很脏。
  血污留在黑色的布上就不鲜艳了。在白色上的红色太艳俗。把它留在香槟色的布上吧。
  
  
  
  
  

你们都不需要我。
那我也决定不需要你们了。
但为什么你们又要找上我呢?
只有在需要我的时候才会找上我...吗?
可是,我已经不需要你们了啊。所以拒绝也是可以的吧?我只是做了你们做过的事情而已。

       对不起,我搞砸了。
       今天家庭聚餐,你也来了。
       我以为我能忍住的,但没有。
       我知道我一直有很多问题,在这个社会上是无法排解的。所以我只能忍着,压抑住自己的心情。等到实在忍不住了,就跑到厕所把门锁了,蹲在墙角蜷缩着,拧自己的肉,用镊子划开皮肤,舔舐鲜红的血珠。
       放心,我从来没想过要自杀,所以我用了镊子。我随身带着酒精棉片,因为镊子每次用之前要消毒,好吧我承认这其实并没有什么用处。我有四把刻刀,都是用来削炭笔的。
       我对我之前的无理取闹表示十分抱歉,更感谢你能留给我时间。
       我没想到眼泪一下子就决堤了,我很想停下来,但停不下来,直到哭得蹲在地上缩成小小的一团。你一直说,有什么事情要说出来。但我却已经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可能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负面情绪吧。就因为我这一次崩溃,全家人都停下来了。我搅黄了所有人的计划。果然是不应该的。
       其实我早就知道,每次发泄情绪之后只会剩下愧疚自责和负罪感。所以还是不要发泄的好。
       你说,最好去看看医生,没关系的。可是你知道吗,我想生病,我想去医院,但目的只是想确认自己患病,我从来没想过要治好自己。
       因为我享受崩溃的感觉。
       如果真的治好了,我还是我吗?

“那,我想弹奏出更美妙的乐声,该怎么做呢?”

“反复练习啊。不断重复同一件事,直到自己感到满意为止,只有这个办法。”

開いたばかりの花が散るのを,
刚刚盛开的花就这么凋谢,

「今年も早いね」と,
「今年也是昙花一现呢」。

あなたが守った街の,
如果在你所守护城市的,

どこかで今日も響く,
某个角落今日也回响着,

健やかな產聲を聞けたなら,
新生婴儿健硕的哭声,

きっと喜ぶでしょう,
你也会很开心吧,

私たちの続きの足音(あしおと,)
我们的后代的声音。

“你欺骗所有人,为了一己私欲利用一切。这就是你,不知后悔与自责。只要有一点内疚之情产生,你就会立刻创造出另一个人格,通过将原先的人格逼到绝境并消除,把自己的感情归零。你将你必须杀人才能活下去的弱点转移到你身体中的另一个人之上,来避免自己精神崩溃。”

“My head is haunting me
脑海中自我纠缠阴魂不散  
and my heart feels like a ghost,
我和我的心脏虚无缥缈犹如孤魂野鬼,
Cross your heart and hope to die,
你在胸前画十字起誓   希望赴死,
Promise me you'll never leave my side.
对我许诺  绝不离开我。
Cross my heart and hope to die,
你在胸前画十字起誓   希望赴死,
Promise you I'll never leave your side,
对你许诺  绝不离开你,
I'll be your gravity, you be my oxygen,
我会成为你的重心  而你则是我不可缺的氧气,
So dig two graves cause when you die,
于是当你长眠之日   深掘两个坟墓,
I swear I'll be leaving by your side,
因为我允诺   我会伴你左右死去。 ”

       昨天晚上和一个朋友聊天,是很善良很敏感的男孩子。我们认识十一年了, 他今年刚上大一。
       他谈到自己各方面的压力。家庭的,学校的,交际的......离开了熟悉的地方,在全新圈子里,我知道像他的性格会很难快速适应。
       我已经做好了承接他负能量的准备,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说实话,被需要的感觉真的很好。一个人正是因为被需要着,才能在一片看不到尽头的泥淖中向前。
       说到这里,想插个题外话。以前看到过一段话:你其实不是你,而是由你经历过的所有人和事组成的。
       如果这样说的话,这个男孩子对我一生的影响都是很大的。我在他身上学到了很对东西,他是除父母外跟我认识时间最长的。但却是在我到此为止的人生中陪伴我时间最长的,甚至是父母的几倍。
       所以请相信,就算我全身冰冷,也会把仅剩的温度都传递给你。
       你说过:“聪慧是一种天赋,而善良是一种选择。”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会一直陪着你,给你绝对的忠诚。
       愿你不再因孤独而哭泣,愿你的未来宁静而幸福。
       斫击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