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5

向死而生。

“丧”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丧”这种情绪是不会消失的。
  它只会浸透血液,深入骨髓。
  从一开始的满腹委屈,到现在的无感。但哭这一点却一直没有变过。
  就这样一直哭,一直哭。眼泪似乎永远不会干涸。
  其实并没有在想什么事情,只是哭,一直哭。
  泪珠一颗接一颗,顺着同一条痕迹往下滑。一颗,一颗,一颗。
  用手抹了一下,耳朵里湿湿的,黏黏的。头发也湿了一块。嗯,枕巾也是。
  晚上内心毫无波动,只是哭,却不知道为什么而哭。哭,其实只是一个习惯。
  白天,我喜欢听碾核。本来是普通人几秒钟都听不下去的旋律,我的内心却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做爱。
  我很久以前就认为,即使丧失人性,我们对自由和性的渴望也是不会消失的。
  “丧”和“病娇”并不相同。而我是两者的结合体。
  实在没有什么感情,所以也无法将这篇文章继续下去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