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5

向死而生。

麻木

  很久以前,我也是个很好的人。我会帮清洁工捡掉在地上的垃圾;经常用零花钱去买东西喂流浪狗。任何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我都会去做,乐于助人到几乎有点多管闲事。
  我现在?我也不知道了。
  ,一开始是蜜蜡(第一只小猫),然后是脚上白色的小黑(第一只小狗),然后是芝麻奥巴马(第二只小狗),然后是coffee(第三只小狗)。
  从一开始的压抑,到现在的麻木。我到底能守护什么呢。我只会平静。
       付出假戏真做的代价,得到了男人的一句:“你跟她不一样,你理性,我更喜欢你。”
  这根本不是我想要的,不然我也不会,那么,那么伤心了。
  我很抱歉。没能留住你们。我很想你们。

  今天在爱琴海看到支起话筒弹吉他的男生,唱的是《安和桥》。也许他是唯一能让我平静的了。
  
  “现在的小年轻,一天到晚跟只鸡一样搞得自己好像很闲似的。”女人这样说道。
     心脏,应该痛的。但是,为什么不痛呢。为什么呢。

  世上的所有不幸都是当事者能力不足造成的。

  看到一段很现实的评价:在这个社会上,每个人都是“捐献者”吧。活在这个世界上,从小就被灌输人生就是要为社会做贡献,要么捐的体力要么捐脑力。到了最后我们被这个社会压榨到老,就像剧里的一样,克隆人重要器官被捐出,所剩机体再也不能维持生命的时候,盖上白布关上灯,留下的只有虚名。

评论

热度(1)